柯蓝 流量算什么啊,有些制片人都瞎了眼……

明星绯闻 更新时间:2017-10-26 移动版浏览 编辑:adou

   《人民的名义》和“陆亦可”,这是近半年来让老中青三代都太过熟悉的名字,饰演陆亦可的柯蓝其实早在这之前就演绎了《人间正道是沧?!防锏啮南?,剧版《手机》里的沈雪,电影《一九四二》中的宋美龄等角色,只是那时候,更多的是一种“剧火人未火”,但是演员柯蓝不在乎,在历经九年主持人生涯后毅然辞职,而今她坦承地告诉记者,因为她“早厌倦看人面对镜头撒谎了”。这之后,柯蓝自在地在演员道路上探索人性。近日,柯蓝再次进行了一次跨界尝试,登上《跨界喜剧王》舞台演绎起小品。面对不断跳转的人生,柯蓝很雀跃,她说,“我自己對自己的要求就是——再折腾折腾!”

事业巅峰出走凤凰 “不干主持,恰是因为不想看人‘演’了”

   柯蓝成名于少年时,14岁只身赴加拿大求学,15岁就开始兼职模特,陆续出现在各个时尚杂志的封面页上。为什么当时会想要出现在镜头前?回答这个问题时,柯蓝毫不遮掩,带着几分“陆亦可式”的痛快:“因为虚荣,因为可以挣学费,因为好玩儿可以免费旅游,乐呵呵地就去了。”大学毕业时,柯蓝以音乐VJ的身份,加入了当时颇具影响力的Channel V频道。两年后,当凤凰卫视正式成立,她又顺势成为了最早一批的音乐节目主持人,继而家喻户晓,与陈鲁豫、许戈辉被并称为“凤凰三姐妹”。但也就是这个曾红透半边天的名嘴,在回顾起年轻时的成就时,三番两次将当年的经历描淡写成就是在“打工挣钱”,柯蓝向本刊记者坦言道:“其实都是没有计划性的,当时想的就是挣钱,完成原始积累。”

   成为演员,对柯蓝来说,是一次颇有“自主性”的选择。为何在事业巅峰时期离开凤凰?回答记者这个问题时,柯蓝很坦诚也十分直接,她说:“因为我厌倦别人撒谎,尤其是在访谈节目中,你明明知道这个人早已习惯面对镜头,习惯于推销自己,但因为‘来者皆是客’,你依然要配合要捧着他们,我太厌倦了。”就是这种“明明知道”,让她感觉最痛苦,也让她选择离开。

“陆亦可”后尝试跨界综艺 “人是不可能苟且的”

   从踏入表演领域开始,柯蓝就直呼“比以往快乐一万倍”,演戏于她而言永远是“新鲜的”,因为“在每一个不同的角色中都能探索一次‘人性的出口’”,反复琢磨的过程让她觉得“太有意思”。演戏也没少让柯蓝吃苦,从小就患有“遗传性脊髓炎”的她,在发病到极致时,连身都翻不了,但柯蓝认为这不应该是问题,她反复强调,“总会有办法能让你去拍戏、去不影响工作进度的”。所以在《人间正道是沧?!返钠?,工作人员就会看到,柯蓝每拍完一个镜头,就在塑料泡沫板上趴一会儿,再拍一个再趴会儿。“人是不可能苟且的”,柯蓝说,她觉得这都是应该的,也幸亏每次咬牙坚持,才让自己能拥有后面的角色。

   出演《人民的名义》中的陆亦可,让柯蓝更多地以演员这一身份被人们熟知,尽管这个角色因为片酬太低,而被很多女演员“放弃”,但柯蓝却欣然接受。这个角色能被她演绎得入木三分也绝非偶然,这得益于曾经职业养成的对人物的背景资料调查习惯,也因为和自己生活贴近,柯蓝和记者分享道,“因为邻居是女检察官,还有一位做警察的大姐,对穿制服的优秀女性非常熟悉”,这些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外表下,她们的不得已,她们的冰冷与温暖,柯蓝都用力去理解过。

   最近总想“再折腾折腾”的柯蓝又尝试起了跨界新领域,这个夏天她登上《跨界喜剧王》的舞台演绎起了小品,第一次出场,柯蓝诠释了一位自我牺牲拯救他人的犹太女英雄,让观众感受了一把喜剧中的严肃内涵,发笑之后又当场落泪;而紧接着,在新作品里,她又放飞自我式地挑战了一把能把人质“逼跳楼”的无厘头谈判专家,画风突变“蠢萌中二”仿若“精分现场”。记者在观看视频时不断又弹幕飞过夸赞柯蓝演技扎实,而在和柯蓝本人聊到演艺事业的目标时,她又表现出随性自在的一面,“我的目标是活得高兴,我是在活得高兴这条路上,不断精进自己的能力”。

用片酬“供”纪录片 “这不是为了所谓‘公益’,是为了我们自己’”

   一直以来,柯蓝都有一个心愿:“希望给子侄辈们留下些东西,让他们能有不一样的眼光看待人生,看待人性,记录这个时代是一直以来的想法。”

   近年来她始终在以不高的片酬“供着”纪录片。产生这一想法的原因源于她看到社会上有太多本应被关注到却被人们忽略的事。比方说,在参演电视剧《我们光荣的日子》时,柯蓝因为剧中角色意识到了民办教师这一群体背后存在着的社会问题,部分地区民办教师依旧转正困难,而守着乡村的知识分子甚至在退休后毫无无保险保障,除此之外,还有她从角色身上看到的被性侵后女性的心理问题等等??吕断M芫∫环至σ鸶惴旱墓刈?,今年她就拍摄了这样一部关于乡村教师的片子,这是她的第四部纪录片,她积极地在和教育基金会合作,希望能为民办教师争取到退休补贴,让他们多一点生活保障。在她看来,“我们做这些不只是为了所谓的公共利益,也是为了自己,为了我们以后能在一个更好更安全的社会里养老送终”。

   而与理想冲突的是,在颇有些“资本至上”的市场环境中,纪录片只能在商业片留下的“夹缝”中求存,比如最近备受瞩目的《二十二》一般,导演郭柯就曾靠借钱拍摄,众筹宣传。相似地,在经费的限制下,推广也是柯蓝最大的难题。尽管她曾得到过很多视频平台的支持去义务帮她放映,也获得过很多圈内朋友的义务助力宣推,但传播效应依然有限。浏览柯蓝微博时,本刊记者就看到,被柯蓝始终置顶的那条微博,正是在宣传一部由柯蓝担任出品人,聚焦于外来民工子弟的纪录片《Binag Biang De》,截至本刊发稿,评论区也只有1400人驻足过,转发量寥寥,但是柯蓝仍坚持去做这件事,她告诉记者,“哪怕多一人看到都是好的”。

 

   图片/本文来源:《南都娱乐周刊》杂志

   

“《人民的名义》?是当红的都不干了,剧本才落到我手上!”

   南都娱乐: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之后,因为陆亦可被老中青三代观众喜爱,这之后您觉得生活上有没有发生一些改变?

   柯蓝:能有什么变化,不就是那点儿事兒,对于这些,你夸我也好骂我也好,我都不在乎,想干嘛干嘛,当下就是想要活得自在。我到现在也是随时……比如说坐地铁高铁也不戴帽子戴墨镜,可有人过来说“能拍张照片么”,我就说“不行”然后扭脸就走。

   南都娱乐:为什么拒绝?

   柯蓝:我不高兴,我干嘛要高兴,有时累了干嘛还要拍照呢,我不是服务性行业,拍照又不是我的主业。

   南都娱乐:最近事业上有没有发生改变?有觉得“主持人柯蓝”之后,现在“演员柯蓝”变“火”了吗?

   柯蓝:能有什么变化,干干净净做人,没那么复杂。什么火不火的,最后都是火葬场的那个“火”。而其实,我也没那么火,看剧本能不能到我手上,人家都不要的戏,到我手上能有什么样的局面,才能在我手上挑挑拣拣,我没火到手上有十个剧本随便挑。

   南都娱乐:当时《人民的名义》剧组是怎么想到你的?

   柯蓝:我不是第一个候选人,他们是挑了一轮之后才用我的,因为价格低得不能再低,当红的人都不干了吧,这才落到我手上,就是绕了一圈,“呀?你还在,那给你吧”,也是实在没经费了。(大家基本都是友情价来演出吧?)是的,我愿意为这个付出友情价,但有的人,有那么多选择的人,可能不愿意。

   南都娱乐:总和老戏骨们拍戏有什么感受?

   柯蓝:在这个行业中,我觉得所谓的火不火是不值一提的,像这些演员,他们能引起这么高的关注,是理所应当早该如此,这个行业早就应该关注这么棒的好演员了,像吴刚哥,人品好,戏品好,真是老天开眼了。和志坚哥也有三次合作了,他们都是那种“老派演员”,每次拍戏前先要围读剧本,比如拍《圣天门口》时,有一次他提早了四五天到横店,我还没到,然后他急了“你在哪呢?这角色挑战挺大,你怎么还不进组?”。我说得嘞,就把通告推了赶紧进了组。像拍《人民的名义》时,我们随时随地敲他门房间门进去时,老头儿都戴着老花镜又在读剧本,他们每一个人物立在那是有道理的,今天他们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和尊重是实至名归。

   南都娱乐:你对现下有时候过于资本至上、流量至上的市场环境怎么看?

   柯蓝:看它起高楼,且看它楼塌了吧,不着急,流量算什么啊,现在不是已经有人被告是“刷”的,别着急,风水轮流转,活久见。你也赶紧写写,有些制片人都瞎了眼把那么多钱都交给不称职的演员,活该那些戏不行啊。

   南都娱乐:时间留下的都是好演员。

   柯蓝:对,不着急。

 

   图片/本文来源:《南都娱乐周刊》杂志

排行榜 推荐 聚焦 笑话